预览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工作的苦恼

2005年6月30日,我办妥了离校手续,7月1日我离开了学校,踏上了去江西,去工作的路,我对这条路的前途一无所知,只知道一定要努力的工作,要做的很出色。同时也在想着我会做什么事情,也做好了去一线的最坏打算。

事情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坏,经过军训后我被分到了工程养护处,没有去一线。但是我好像也没有丝毫的感觉很好,也正像我的感觉一样,最坏的不是去一线,而是和单位的同事之间的关系。

因为本身不爱说话,所以在学校的时候有很多时候也会被人误解和排挤,在学校那个倒不怕,大不了自己埋头做自己的打算、制定计划,默默的去执行,默默的去努力实现自己的目标。有过失败,也有过成功,但是自己心里踏实,似乎避开了和人打交道。而现在工作了,就必须强迫自己和别人交流沟通。众所周知,当你身体某部分不常用的时候,它的功能就会衰弱。正是这样,我的语言表达能力不能满足与别人很好的沟通。再加上同事关系本身的复杂多变性,我就更无能为力了。

查看更多...

分类:那 些 事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19

工作的苦恼

2005年6月30日,我办妥了离校手续,7月1日我离开了学校,踏上了去江西,去工作的路,我对这条路的前途一无所知,只知道一定要努力的工作,要做的很出色。同时也在想着我会做什么事情,也做好了去一线的最坏打算。

事情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坏,经过军训后我被分到了工程养护处,没有去一线。但是我好像也没有丝毫的感觉很好,也正像我的感觉一样,最坏的不是去一线,而是和单位的同事之间的关系。

因为本身不爱说话,所以在学校的时候有很多时候也会被人误解和排挤,在学校那个倒不怕,大不了自己埋头做自己的打算、制定计划,默默的去执行,默默的去努力实现自己的目标。有过失败,也有过成功,但是自己心里踏实,似乎避开了和人打交道。而现在工作了,就必须强迫自己和别人交流沟通。众所周知,当你身体某部分不常用的时候,它的功能就会衰弱。正是这样,我的语言表达能力不能满足与别人很好的沟通。再加上同事关系本身的复杂多变性,我就更无能为力了。

工作就是这样的吗?这样的工作不是很累吗?

查看更多...

Tags: 泛黄的记忆 Blog搬家

分类:那 些 事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20